今天是2020年06月04日 Thursday

作家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作家动态 >

张文宏:书包里常有书,他推荐了这几本书

发布时间:2020-02-24 17:28:00

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发生以来,举国上下众志成城,严抗疫情,在这场“战疫”里,医护人员甘当前锋,也涌出一批勇于担当的医学工作者们。在这之中,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、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在采访中坦然、直率的发言,让他成为备受网友关注和信任的“硬核专家”。2月22日晚8点,张文宏教授将作为主讲嘉宾参加“上海书展·阅读的力量”2020特别网聚系列活动。

“上海书展·阅读的力量”2020特别网聚于2月22日20时正式启动,至上海疫情缓解结束。活动聚合本市新闻、出版、发行和网络文化平台、新媒体等业界精锐资源,以“中央舞台”和“专业分会场”为平台,为市民读者精心推选限期免费书目听读、书目推荐、名家导读、大众书评、音乐赏析等内容。张文宏作为首期的主讲嘉宾,与网友分享的是健康与阅读话题。有效防控:医生保持警觉,大众保持警惕

截至2月22日12时,上海治愈出院病例达227例,张文宏表示,上海地区出院人数是非常多的,在全国是属于出院率非常高的一个城市,接近70%。面对较高的治愈率,谈及上海所处的阶段, “上海现在到了一个可以复工的条件了,新的病人都没什么特别增加,然后这些老的病人也都治愈了,唯一的一点,就是保证将来新的大量的人群进来以后,里面可能会有些散发的病人会混进来。然后我们要求医院保持警惕性,普通的老百姓,我们保持一个警觉,我估计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,应该是可以有效的控制住。警觉很重要,我们医生要保持非常强的一个警觉。我们一般的大众,也得保持这种警惕的心态。什么叫警惕的心态?像这个时间点就不要到处出去,不能随便摘口罩”,张文宏说。

此次疫情的有效防控,政府迅速的反应和有力的措施,是速战速决的关键。张文宏感叹道,“这么快,我们从大年夜到现在一个月都不到,断崖式的下来,输入的病例全部控制住,像这种速度,在历史上也是很少见,但是现在我们应用高科技了,就是联防、联控,各个措施都加在一块,还是取得了一个非常好的效果。”

即使作为医生的张文宏很谦虚地表示,防控成果是各界齐心协力攻克的,但所有人都知晓,所有扑在第一线的医护人员的努力,才是这场“战疫”的砥柱。当被问起每天的工作时长时,张文宏说道,“在一线工作的医生,其实晚上白天不是太分区分的,当然到晚上很晚了,大家就过去回去睡觉了,第二天起来要重新开始干。每天16个小时,确实也是非常的疲劳。”

防火墙:“防火防盗防同事”

在达到复工条件后,面对进入相对平稳状态的上海,张文宏认为,大众仍然不能放松警惕。“这段时间,我们还是不能放松,相对平均的节点的判断,是相对结论,前几天发病人数基本上都是个位数或者是零,很平静了,社会上就处于相对比较安全的一个情况。但是随着全国各地的人要回来上班,虽然我们现在碰到一个带毒的病人的概率事实上是非常低的,但是又不得不保持警觉,有一个人进来了,可能会传给好几个人,就是一波聚集性发病,还没有到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步。”

随即,张文宏给出了“防火防盗防同事”的“硬核指南”。复工带来的,是秘密接触和群体性疫情的风险,“戴口罩,洗手,乘电梯,还有提防着自己的同事,防火防盗防同事!什么叫防同事,在单位,大家口罩还是戴好,少出去聚餐,自己家里带点东西吃,或者自己叫外卖吃,吃好了戴口罩,不亲密接触,你感染新冠的概率就很低”,张文宏提醒道。

此外,作为“新晋网红”的张文宏,还出了一本给大众科普防疫知识的书,好好利用了一把自己的“流量”。“我想在这种时候,就把所谓的网红这个力量给用起来,但是这种用起来不是为了自己挣钱,我在网络上提供的时候,也都是免费的,整个社会都在做奉献,其实大众民众也都在做奉献,这本书,我觉得在这个时候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,我们也是非常高兴的,尽管比较累。”

保持理性:书包里永远有书

作为主任医生的张文宏,工作繁忙是常态,不仅要承担救死扶伤的责任,还要去各地开讲座交流学术。因此,他也坦言,回到家后“葛优躺”是最放松的事。但是只要心有余力,看书仍然是他的不二选择,除了专业书籍,《时间简史》《未来简史》《中东两千年》等等书籍,他都一一读过。“在家里,有时候也会跟孩子一起,跟家人一起,泡杯咖啡看看书,阳光好的话就更加舒服了。出差的时候,基本上我包里都带着书的。我的书包里永远有书,看手机有时候字太小看不清楚,看书稍微觉得舒服一点,也看得快,基本上是一个航班下来,我就一本书就翻掉了。有些书会一直在经常翻,乱七八糟的,什么书都看,看书也是真的蛮享受的,你可以接触到各种思想,这种看书的思想,是比较连续的,逻辑很强的一件事情。”张文宏说道。

对张文宏而言,看书不仅可以消磨时间,还能够调剂心情,他说,“现在大家的工作强度很大,都很焦虑,现在没有焦虑的人不是很多了。社会发展实在太快了,所以人人都很焦虑,在这种情况下面,我觉得看书是非常好的调剂方法之一。”

然而,处在如今的疫情下,张文宏表示,现在看的多是一些与专业有关的书籍,比如《大流感》《鼠疫》《微战争》,并且还适时地卖起了“安利”,“我们现在一些专业的医生,能够提供的这种反疫的策略,我相信网友按这个来做,我觉得在上海,得新冠的概率基本上就没有了。我们的小册子上的内容,只要做到位,你大体上就没有机会得病了。”

在经历这段特殊的时间后,被问及是否变得更加感性时,张文宏直率地说道,“我从来没有觉得我很感性,我们如果很感性的话,医生就不要做了。我们大多数医生都是非常理性的,如果没有理性,实际上根本没法操作。对我们来说,流程永远是最重要的,逻辑性是最重要的,规章制度是最重要的,而不是你的感性。”

上一篇:黑孩:细节对文学有什么影响?
下一篇:梁鸿:写作者的任务不只是正面书写大的灾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