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2019年03月20日 Wednesday

通知公告 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通知公告 >

一轮明月照我心

发布时间:2019-02-18 15:46:54

   天宇阔阔,情思切切,一轮冰镜悬古街,爬上檐角,挂在柳梢,把古街照耀,把清辉洒向人间,照亮游子思乡的眼眸,却照不亮了我回家的路,月儿把思念捎给远方,也躲进了我的梦乡。

来到月河古街,从月河客栈东边的街角进入,客栈值班的保安不许游人进入客栈的地盘,只好随着行人,从小木门穿过,眼前是一座古朴精致的小石桥,站在小桥上,因河道清淤,河水已干涸露底,河床里全是杂乱无端的砖与石,酒瓶与淤泥,偶见一段浅浅的水波。河的两侧,古式的名清建筑属于客栈,檐角的灯光斑斓,一串串红灯笼在秋风中摆动,跳进河床的浅水中,闪耀着光斑,天宇一片灰白,等待一轮明月升起。

转进酒吧小巷,由东往西迈步,可能是时间还早,大部分酒吧木门紧闭,门口堆放着很多啤酒,等待游人来买醉。长长的小巷里,人不多,三三两两,拍照的,写生的,看风景的,或停步仰头张望,或数着一块块石块前行,老人推着婴儿车,边走边哼着儿歌,逗着小娃儿开心,吴语侬腔,倍感亲切。

从酒吧小巷出来往南转,看到一座高高的石桥,人流明显多了许多,桥的这一头,几个石凳上坐满了人,或切切私语,或望着桥上的行人,或低头玩手机。桥的另一头,更加热闹,河畔的几株垂柳,在街灯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清翠明亮,千条万条舞秋风,柳树旁,是一堆或坐或站的夜行人,在等待着一段美妙的二胡独奏。桥上的行人把石桥挤满,迷人的夜景,吸引行人停步拍照,桥下的保安在嚷嚷着"禁止拍照",还是因行人不动,怕石桥塌下,还是怕桥上堵塞,不得而知。

过石桥,沿着一条短短的小巷往南走,小巷里,一段袅娜的陶笛声,留住了行人的脚步,也留着了我的耳朵,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,坐在陶笛店门口,神情悠闲地吹着陶笛,玉指在陶笛上跳跃,一段段美妙悠扬的陶笛声,直入人心,令人陶醉,让我留恋不想离去。

行人推我行,我亦是行人,脚步往南前行几步,便是月河广场,广场上人流如潮,摩肩接踵,熙熙攘攘,一场中秋祭月的仪式已经开始。我站在街角的指路牌下,没了方向,停下来了,舞台上什么都看不到,只见人头攒动,或许是舞台太低,或许是因为我太矮,看不到用耳听,听一段古典音符,听主持人讲解。

在人群中,我应该是极少的孤独一人而来,看古街上的人形形色色,千姿百态。手中拿着棉花糖的女孩,用手撕着白色的棉花糖,津津有味地吃着,好像品味一朵洁白的云;拿着糖人边吃边走的中年女子,把一个栩栩如生的动物,用嘴撕碎,化作甘甜;手捧奶茶的女人,依偎在男人的肩上,那一眼的迷情,让人仰慕却又庸俗不堪;相互寒暄的老人,站在街角握手问候,久久不愿分开;活泼可爱的小孩骑在父亲的肩上,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或四处张望;拿着喇叭喊话的保安,在嘈杂的人群中,声音最响亮;车夫骑着装垃圾的三轮车,带着味道吆喝着从身边走过,行人匆匆避之;还有月河"名人"阿星,好久不见了,佝偻着身体,在人群中穿梭;行人中当然是穿着性感的美女,吸引着我的眼球,最吸引我的是几个着古装的女子出现在人群里,她们似乎穿越了,从眼前飘过,如仙姝下凡,没来得及欣赏,一瞬消失在挨挨挤挤的人群中,无处找寻。

在指路牌下站久了,脚酸了,茫茫人海中,熟悉的街角,全是陌生的面孔,同是夜行人,无一同行者,更无一知己,悲从心中来,眼眸里闪动着,寻找着曾经同游的人儿,人群中没了她的影子,忧思浅浅,情丝绕绕。望着天宇,发现一轮明月已经爬上了古街的檐角。小巷的另一头,传来缠绵悱恻的二胡声,曲声撩人,让我心弦荡漾。铜人"阿炳"站在古街的河畔,娴熟地拉着二胡,身边半围着一圈行人在欣赏着,偶见几个打赏的行人,或放现金在木匣或扫二维码。我静静的欣赏,或悲或喜的曲调,让我忧愁倍增。站在古桥上,想看明月落水中,想欣赏一河的光辉,可惜河中无水,如同古街丢失了灵魂,也如同古街失去了明亮的眼睛。

随着二胡音乐的飘荡,人群中乍现十几个着古装的女子,裙幅熠熠如雪月,薄施粉黛,鬟鬓峨峨,金钗斜插云鬓,手执灯笼,从小巷口鱼贯而至,在人群中慢慢移动,跨过小桥,走向深街,非常吸引着行人的目光,月光与她们手中的灯笼交辉,更加迷人。廊桥下五个着古装的少女,吸引住行人的目光,停步拍照与欣慰,我亦是俗人,停步细欣赏,更想伸着去牵一个仙姝般的女子,今夜一起奔月,在蟾宫里缠绵,喝一杯醇美的桂花酒,那只能是臆想而已,匆匆而走,又回头张望,意尤末尽。

祭月活动已结束,我欲拜明月,月上柳梢头,皎皎月女神,今夜伴我眠,灿灿星河夜,熠熠生光辉,秋月秋风秋夜长,何年何月何时归。再走进酒吧小巷,明月从街角泻下光芒,和街灯融合在一起,把青石板路照亮,照给我影子的,是街灯,还是明月?酒吧里劲爆的音乐,闪动的灯光,陪酒的女郎,无不诱惑着我拐进酒吧。

月圆人缺,把残缺化作忧伤,把忧伤融入酒杯,酒杯深浅交替,莫使金樽空对月,今夜有酒今夜醉。望着窗外的行人,窗外的行人看着我,我如同橱窗里的小丑,任人观看,仰头喝下一杯杯忧伤,忧伤却在我腹中徘徊,在我脑中膨胀,独酌无意趣,醉也无聊,醒也无聊,何不归家洗尘埃。

走出月河古街,路上全是归家的行人,我独自一人,踏月归家,月影随我行,我行月影动,一路栾花生香,一路明月如水,不思不想,不喜不悲,走走停停,走也无聊,停也无聊,举目张望,家在何方,我欲归何处?

站在北郊河大桥上,桥下一艘货船鸣笛而过,河中泛起浑浊的波浪,把水中的一轮明月捣碎,也惊飞林中的几只宿鸟。桥上车流如梭,随着车灯闪动,飞驰而过,一道道刺眼的光芒闪疼了我的眼睛,感觉瞬间失明,一片茫然。

明月照我身,我身影沉浮,影随我身走,明月伴我行。凝神望月,广寒宫里谁最忙,吴刚伐桂几时闲,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,突然感觉冷月无情,站在秋风里,凉意顿生,打个几个颤抖。

归家,家中空无一人,坐在窗前,望着明月,听着虫鸣,心神凝重,浮生过半,漂泊零落,家在千里之外,遥祝福共婵娟。守着一轮明月进梦乡,梦里回故乡,在故乡的田埂上摘几朵野菊花,装点我的梦,也芬芳了我的忧伤。

 

上一篇:理想生活
下一篇:醒来